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微信扫码,及时咨询

当前位置: 首页>影视要闻>【最好的电影众筹平台】近期最搞笑的特工片,竟然是……

【最好的电影众筹平台】近期最搞笑的特工片,竟然是……

最好的电影众筹平台】近期最搞笑的特工片,竟然是……
本站关键词:最好的电影众筹平台

成人世界里的特工,要么是“007”詹姆斯·邦德那样帅气、逻辑缜密;要么是《碟中谍》里汤姆·克鲁斯那样身怀绝技、挑战极限;再或者如《谍影重重》中的杰森·伯恩,人狠话不多。

但,如果把特工变成一只鸽子,会怎么样?

“我们俩都完全接受了这个疯狂的想法——让一个男人变成一只鸽子,这简直太疯狂了。”导演特洛伊·奎安笑着说道。他和尼克·布鲁诺共同执导的特工喜剧冒险动画《变身特工》最近上映了。


《变身特工》是20世纪福斯电影公司旗下蓝天工作室推出的新片,作为蓝天工作室被迪士尼收购后推出的第一部动画片,《变身特工》还未上映就备受关注,影片灵感源于卢卡斯·马泰尔的动画短片《鸽中谍》。

导演奎安和布鲁诺表示,他们是冲着“制作一部可能对孩子们来说是入门级的特工片”来拍摄《变身特工》的,但在早前的一场超前观影结束后,许多影评人都称赞它意外成了近年最搞笑的特工片。

的确,在传统特工片陷入套路化、创新乏力的困境时,《变身特工》的出现,给特工片输入了新的血液。


影片主角是超级特工兰斯·斯特灵(由威尔·史密斯配音)和科学家沃尔特·贝克特(由“蜘蛛侠“汤姆·赫兰德配音)。

兰斯身材健硕,是全世界最伟大的特工,他自信满满、趾高气扬,是国际顶尖特工中的佼佼者,这些鲜明的特征从他的座右铭——“我独自飞翔”——就能略知一二。


沃尔特则与兰斯截然相反,他是一位少年天才,15岁就从麻省理工大学毕业,但他身材矮小,手脚笨拙,同事们都称他为“怪胎”,除了他忠实的宠物鸽子咕咕,不善言辞的他没有什么朋友。他一面醉心韩剧,为韩剧里的爱情故事感动得涕泪横流,一面又沉迷于各种稀奇古怪的发明。


在一次危机事件后,兰斯遭到了特工机构的怀疑,又面临反派的报复,双重夹击下,几乎无路可退,这时,“怪胎”沃尔特伸出援手了。他一直在研究一项名为“生物动态伪装”的发明,可以让服用者变成一个大多数人都忽略的东西,由此众目睽睽之下消失。

而当兰斯不小心喝下配方后,他变成了一只鸽子。正如沃尔特所说,“鸽子无处不在,没有人注意到它们!这是对特工来说最完美的伪装!”变成鸽子的兰斯和“怪胎”沃尔特一起,最终联手拯救了世界。



这部电影的精妙之处在于,它的情节设计得既搞笑,又合理。鸽子确实是一种神奇且适合伪装的生物,“它们遍布世界各地,没有人注意它们,甚至没有人知道它们在那里。所以它们‘躲’在了众目睽睽之下。而且因为鸽子的眼睛长在头的两侧,它们的视线能够看到360度,这意味着它们在任何时候都能同时看见你的脸和臀部,而你却无法偷偷接近它们。”导演布鲁诺说。

兰斯变身鸽子的过程令人捧腹,而当发现它变成漂亮的“同类”时,沃尔特的鸽子“咕咕”,立刻向他发出了求爱的信号,它对兰斯所变成的鸽子的磁场所吸引,无法压制想要靠近他的冲动。兰斯挣扎在变成鸽子的各种尴尬中,各种搞笑的情节也由此发生。

“我们发现,当外围元素越扎实和酷炫,就越有可能营造出幽默诙谐的效果,尤其是当一只鸽子成为故事的中心时。”奎安表示,他接着强调,“我们不想让它成为一个恶搞作品。我们希望这是一部正宗的特工电影,只是碰巧是以动画的形式呈现而已。”


尽管影片全程充满了幽默元素,但它探讨了很多严肃的话题,比如,是不是应该“以暴制暴”?当所有人都怀疑你的时候,如何相信自己?

沃尔特的发明也兼具了高科技和萌态。例如,他开发了一种叫做“抱抱气囊”的个人保护装置。它的作用是会包裹住拿着它的人,使其处于一个舒适的气泡中,以避免伤害。

在研发手榴弹时,他又发明了一种装置,能够在爆炸时喷射出闪光粉,并投放出一只可爱的小猫。因为沃尔特认为,人类看到小猫时会释放血清素,让看到的人感到快乐,减少攻击性,分散注意力,而这比一个随时会引爆的手榴弹安全多了。


为了向经典特工电影致敬,美术指导迈克尔·克纳普创造出了本片中的所有异域地点,从华盛顿特区到日本,到威尼斯,再到北海,展现了一个非常现代的、风景迷人的世界,克纳普也是《冰川时代5:星际碰撞》的美术指导。电影中酷炫的特工基地与整体特工理念相一致:东西就隐藏在眼前。特工基地隐藏在华盛顿纪念碑的倒影池下。所以它在视线中,但却从未有人看见。

克纳普开发了一种颜色语言,暖橙色和黄色代表团队合作和团体,暖色调的绿松石色代表特工机构,而冷色调的蓝色则让人感到孤立,这就是为什么兰斯的礼服是这种颜色,他是一个独行侠。红色是危险的象征,所以我们第一次见到反派时,他穿着一件红色的大丝绸衬衫,并身处在红色的环境中。

为了让一部动画片具有真人电影的视觉效果,也就是说更接近现实,主创团队还模仿了可以在真人电影中用到的装备和摄像机移动的方式。“我们电影的每一帧都是由艺术家精心制作的,近6万名艺术家,每一位都在有意地想要操控观众,让他们在每一帧上都能有一种特定的感受。所以,如果我们想让你感到悲伤,你甚至可能没有注意到头顶上有乌云,而且云的颜色有点灰,我们的角色有点忧郁,彼此疏远。但当他们开心的时候,他们会在一起,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并且会有一缕缕阳光。”布鲁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