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微信扫码,及时咨询

当前位置: 首页>政策资讯>【最好的电影众筹平台】年度十佳怎能错过这部?新蝙蝠侠帕丁森最接近奥斯卡的一次

【最好的电影众筹平台】年度十佳怎能错过这部?新蝙蝠侠帕丁森最接近奥斯卡的一次

最好的电影众筹平台】年度十佳怎能错过这部?新蝙蝠侠帕丁森最接近奥斯卡的一次
本站关键词:最好的电影众筹平台

第92届奥斯卡战役即将打响,竞争可谓是相当激烈。

像夺奖大热门的《爱尔兰人》 《好莱坞往事》 《婚姻故事》 《痛苦与荣耀》等等影片大家都很熟悉了。

而今天要安利的这部电影很多人也许还没听过,它却绝对能在群雄逐鹿的奥斯卡占据一席之地。

走过路过莫错过!它就是:

《灯塔》


影片由好莱坞新秀的美国独立电影公司A24发行,由罗伯特·艾格斯执导,罗伯特·帕丁森、威廉·达福主演。

电影此前已入选戛纳平行单元,更是在第35届美国独立精神奖中包揽最佳影片、最佳男主、最佳导演等在内的5项提名。

有着IMDB 8.1分,烂番茄92%的新鲜度,METACRITIC 83分,豆瓣7.6分的亮眼成绩。


影片的故事背景设定在19世纪神秘的新英格兰岛上,讲述了两个灯塔看守人“相爱相杀”的故事。

网友纷纷赞叹到:

“让人神魂出窍的震撼,强烈得似乎能把每一个观众,都吸入幻象的深渊。”

“导演第二部电影就这么厉害,看得全身起鸡皮疙瘩。”

“毫不夸张地说是我观影史上从未看过的电影,也难以复制,才华这东西啊,真叫人嫉妒。”

看到这里,你肯定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情了,就让我们来一探究竟吧。


一、心理惊悚的噩梦:现代版海王大战普罗米修斯

影片主要围绕一老一少两个守灯人展开。

一个是威廉·达福饰演的名叫托马斯的年迈守灯人,他已经在这岛上呆了17年。

另一个是罗伯特·帕丁森饰演的叫温斯洛的年轻守灯人,这是他第一次当守灯人。


影片从始至终都围绕这唯二的两个主角,展现了两个人关于征服与被征服的极限对抗。

随着温斯洛的视角,我们看到托马斯霸道专横且喜怒无常,他把温斯洛当作杂役使唤。

运土、修房顶、照看水箱、收集柴火,就连擦地板还要被托马斯拎出来教训,叫他擦上十遍。

而这对老少守灯人矛盾的核心点就在于:谁来当守灯人?


托马斯不按守灯人换班的规则,强行让温斯洛值夜班,不让他登上灯塔顶端。

把灯塔看成了女神般霸占的托马斯,每晚果体对着灯塔的大灯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与一般代表希望与光明的寓意不同,灯塔在此却成为了罪恶的诱惑、欲望的象征。

正是灯塔不断挑拨着温斯洛的内心,逐渐积郁的不满,最终使他走向堕落与扭曲。


除了灯塔之外,始终纠缠温斯洛的还有代表爱欲的美人鱼和象征海神分身的海鸥。

托马斯曾告诫道:

“你最好离它们远点,杀死海鸟会带来厄运。”

而日复一日的脏苦累的工作消磨了温斯洛的耐心,在一次对峙中,他发泄般地抓到一只海鸟摔打至死。


海鸟与温斯洛,这赔上性命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至此,海洋风向改变,暴风雨即将来临,也迎来了影片的两场高能戏。

首先是当温斯洛守灯时间将结,终于要离开孤岛的他倍感轻松,喝酒庆祝。

漫长的等待之后却发现,该来接他走的船却没来。


两人在酒醉神乱间,来了场斧头极限追杀戏。

温斯洛想要逃离孤岛的救生艇,被狂暴的托马斯拿斧子砍烂。

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两人对峙于木屋内。

激烈的言辞转换间,本是被追杀的温斯洛,却被托马斯反问:

“拿斧子杀我的不是你吗?”


托马斯郑重其事地告知,温斯洛整日胡言乱语,已经疯了很久了。

这时跟随温斯洛视角的观众不免充满了疑惑,电影造成了观众与主人公视角的离间效果。

不可靠的主角视角使得观众不免躬身自问,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就在这虚虚实实、真真假假间,我们迎来了影片的高潮。


此时的温斯洛积压的不满,累积的欲望到达了顶峰,他用尽恶毒的词汇,疯狂谩骂输出。

被激怒的托马斯与温斯洛扭打起来,在肉搏的过程中,托马斯突然长出了触手,想要勒死温斯洛。

一切变得更加明晰,嘴里一直说着“神明、惩罚、灵魂”,叫温斯洛不要招惹海鸟,长满触手的托马斯,化身成为了海王。


而搏斗的结果,最终老的还是敌不过少的。

被痛打在地的托马斯蜷缩在地,听温斯洛的命令乖乖地学起了狗叫。

在此,温斯洛用暴力完成了他们二人之间主奴权力的转换。

影片最为荒诞讽刺的,莫过于温斯洛用绳子牵着变成了狗在地上爬的托马斯。


曾经我被你当狗一样使唤,现在你就是踩在我脚底下的狗!

在远离日常社会,不被世俗所规范的孤岛上,二人暴露的是人性中弱肉强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原始欲望。

之后,乖乖爬进坑的托马斯逐渐被温斯洛活埋。

当你以为胜败终于完结的时候,本应在坑里的温斯洛却又来了场反杀。

最后,赢得了反杀的温斯洛拿到了钥匙,浑身是血地爬上了灯塔顶端。


触摸到灯的温斯洛极尽癫狂,似乎到达了欲望实现的顶峰。

然而恰恰就在这时,在疯狂迷幻状态下的温斯洛,跌下了灯塔而死。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受欲望煎熬也被欲望反噬,也许托马斯根本不存在,存在的只是温斯洛心中二元对立的自我。

影片的结尾,是高楼摔下的温斯洛,内脏破裂而被海鸟啄食,就像内脏被恶鹰啄食的普罗米修斯。


在这场现代版海王与普罗米修斯的决斗中,海神终于还是完成了它的复仇!

二、演技炸裂的双雄对立,极致的人物代入感

让人震撼惊悚的,不只是因为影片惊险刺激的情节,更是因为两位主人公炸裂的演技。

先来说说温斯洛的扮演者罗伯特·帕丁森吧,也许从剧照中,你根本就认不出来那是曾经迷倒万千少女的“暮光男”。


凹陷的面庞,胡须布满了双颊,空洞无神的双眼。

在影片中的温斯洛,是一个来自偏远地区的伐木工,逃到孤岛当守灯人的他很可能身负命债。

因此,有着神秘过往的他沉默克制、寡言少语,受着托马斯的欺压。

好奇的瞳孔,压抑的欲望,“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被托马斯扇耳光时,眼神中逐渐凝聚的怒气。

把酒言欢相互依偎时,“我可以相信你吗”的脆弱试探。

偷偷藏匿起餐刀,撬开门锁目睹熟睡中托马斯涌起的杀意。


前一秒还在怒不可遏、疯狂谩骂,后一秒却跪倒在地、请求原谅。

好一个病态的精神分裂者!


而最震人心魄的,莫过于影片结尾时的高潮,温斯洛终于触摸到灯塔之光。

凸出的双眼,颤动的身躯,欲望达到顶峰时癫狂的狞笑,看得人心儿颤颤。

也难怪帕丁森之后接受采访时说:

“第一次排演完我差不多是个死人了。”

不了解他的人,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十年前《暮光之城》中的那个冷酷美艳的吸血鬼形象。


也因此有人感叹到:

“帕丁森的演技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实际上,他已经默默地磨练演技,有了许多转型之作。

不论是《好时光》中金发痞气的抢劫犯康尼,《迷失Z城》中满脸大胡子的退伍士兵亨利。


还是诺兰新片《信条》,DC选定的新“蝙蝠侠”。

受到观众质疑的帕丁森甚至撂下狠话:

“如果演砸了《蝙蝠侠》,我就去拍 A 片!”

怕是永远看不到他演A片了。


十年卧薪尝胆,可以说,这是他最接近奥斯卡奖的一次。

如果说帕丁森的演技精湛、进步巨大,那么威廉·达福的表演简直就是炉火纯青、大匠运斤。

他曾四次获得奥斯卡金像奖的提名,三次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的提名,2018年还获得柏林国际电影节的终身成就奖。


《野战排》中的埃利亚斯中士,《蜘蛛侠》中的初代“绿魔”,《永恒之门》中的梵高……

64岁的威廉·达福至今已经塑造了无数经典的角色。

《灯塔》中他饰演的托马斯,满脸杂草一般的络腮胡,满嘴爱尔兰方言口音,经常神神叨叨又念念有词。

一开始,面对温斯洛的严厉专制,转眼间又如神鬼附体,面目狰狞。


两人平静地对谈说笑之时,他可能又冷不丁会给你一个巴掌。

面对温斯洛说他做饭难吃的指责,他又会受伤质问如同发飙的家庭主妇。

在被温斯洛打败时,蜷缩在地犹如丧家之犬般发出凄惨的狗吠。

当你以温斯洛的视角看他就是个神经质、偏执狂时,电影又告诉你温斯洛可能才是真正的精神分裂患者。


那么,温斯洛看到的托马斯是真正的托马斯吗?

这就是托马斯这个角色更加挑战演技的地方。

一方面,他是正常温斯洛眼中蛮横专制的偏执狂。

而另一方面,他又是神志不清的温斯洛眼中有时温柔耐心,有时狂笑不已的海王。

最让人啧啧称奇的,无疑是温斯洛活埋他的那场戏。


一边泥土飞溅,一边嘴里仍不停念叨神语。

随着镜头的逐渐拉近,可以看到不断的泥土进入他开合的嘴里,掩埋他的面部。

是神是鬼?是人是狗?

是神也是鬼,是人也是狗。

可以说,正是在罗伯特·帕丁森和威廉·达福激烈的演技碰撞下,才造就了《灯塔》极致的心理惊悚感。

奥斯卡最佳男主和男配,必须拥有他们俩的姓名!


三、复古又时髦的视听语言:黑白影像的极致之美

影片虽然惊悚但不至于恐怖,潮湿粘稠但不至于恶心,颇有种文艺惊悚片的格调。

除了影片内含的克鲁苏神话般隐喻的色彩,很大程度上还要归功于影片极致的视听语言。

影片一开始,便是扑面而来的黑暗气息,夜晚海浪翻涌中靠岸的小船,登上孤岛的主角在崎岖的岩石间行进。


可以看到,电影采用的1.19:1的画幅,是早期电影胶片时代采用的纵横比,给人一种幽闭恐惧感。

孤岛上只见孤零零的木屋与灯塔相依偎,无处不在的空中翻飞的海鸟。

整个黑白画面的呈现充满灰调,即使是白天看起来也充满阴暗。

接下来进入木屋内相对无言的两个守灯人,一直到影片开始了7分钟后,才终于开口说话。


这也与早期的有声电影时代,电影会采用声音效果与配乐来辅助,而主人公没有对白如出一辙。

由于只有黑白画面,光影成为影片重点表现的对象。

一盏煤油灯,两个守灯人的剪影,孤寂感呼之欲出,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这一老一少。

而灯塔的眩光更像这场噩梦中的迷幻鸡尾酒,始终充满致命的诱惑。


除了木屋与灯塔相对局部的场景呈现,整个雾气朦胧的孤岛更营造了一种原始异世界的氛围。

整个摄制组在加拿大的新斯科舍半岛取景,冰冷的大西洋海水,极端天气下的强风雨雪,给电影奠定了现实恶劣环境的真实感。

正如导演艾格斯所说:

“电影里有很多场景,你会觉得我们是在鼓风机或者洒水机的帮助下拍摄的,但其实不是。一般来说,最疯狂最戏剧化的时刻,我们都是实景拍摄的。”

全片随随便便的一个场景都有壁纸般精致,看起来荒芜却又令人着迷。


而画面之中,始终渗透着无调的音乐和不安的喧嚣。

当温斯洛爬上房顶窥伺托马斯时,汽笛声、海鸥声、风声与波浪声一齐涌入耳际,俨然一个大型自然音乐采集现场。

已经有过光怪陆离的《女巫》这样的作品的导演罗伯特·艾格斯,在第二部电影《灯塔》中又展露了他天才的一面。

总的来说,披着恐怖片外衣的《灯塔》更像是一部心理惊悚片,以黑白影像展现了一个元素众多的寓言故事,堪称本年度个人色彩最浓的恐怖类作品。


目前这部电影的发行公司A24已经推荐参加明年奥斯卡影帝的初选竞争。

而有意思的是,在明年的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角逐中。

前有“凤凰”杰昆·菲尼克斯的《小丑》,后有“蝙蝠侠”克里斯蒂安·贝尔的《极速车王》。


而《灯塔》中“新蝙蝠侠”帕丁森的强势加入,怕不是要上演一出小丑VS.新老蝙蝠侠的世纪大战?